联系方式

  • 电 话:0564-6730777
  • 传 真:0564-6730777
  • 手 机:18256444666
  • 邮 箱:dgriyong@163.com
  • 地 址:安徽省六安市霍邱龙潭经济开发区

新闻中心

30年前可以零拷的日用品

2012.02.04

零拷是商家根据顾客的需求,对商品不论买多么少,都予以提供方便的一种拆零销售形式。零拷的好处在于:一方便,二便宜,三量少。

上世纪90年代以前,上海的烟纸店、杂货店、油酱店、小百货店都有零拷业务,方便市民购买。零拷的商品,多为市民日常生活的必需品:如油、酱、醋、酒、乳腐、酱菜,还有煤油、雪花膏等。

油、盐、酱、醋、酒

菜油、豆油、粗盐、细盐、红白乳腐、豆瓣酱、甜面酱、辣酱、红醋、白醋、黄酒、烧酒、老白酒,都可以零拷。

零拷食品都有特制的工具:木结构勺子、竹结构勺子、不锈钢结构勺子,多为圆柱形。勺子上连一根长柄,供手掌握操作,长柄顶端有一弯勾,不用时可挂起来。勺子分l两、2两、半斤、1斤,零拷时根据不同需求使用不同勺子,只要把相应的勺子往缸或甏里一伸,液体就会灌满勺子,再抽出勺子,倒入装有漏斗的容器内。由于零拷的勺子都经过衡量单位检验合格,分量丝毫不差,老少无欺、顾客都予以认可。

不同商品使用不同的勺子,严格分开,不能混用。所以在那个年代,油酱店里挂满大小勺子,看上去犹如古代的一排乐器。

乳腐

乳腐分红、白两种。红乳腐味道鲜美、品质较高、价钱较贵。上海市民对乳腐情有独钟,十分喜欢吃。早上吃泡饭时,配块乳腐,味道真是好极了。所以,杂货店、油酱店里乳腐生意特别好,有时还供不应求。

乳腐是用小甏装且密封,每甏约150至200块。市民一般买2至3块,很少见到买10块以上的,更未见到买整甏乳腐的。

零拷乳腐是竹或木制的尖筷,只要往乳腐上一插,乳腐就被提起来了,方便得很。

凡去购买乳腐的市民,都会要求店主多放一些乳腐汁,特别是红乳腐汁,用它拌在稀饭里,那滋味既是口福又是一种享受。更有人家用红乳腐汁烧肉,经过烹调后,一碗色、香、味俱全的“玫瑰红烧肉”令人垂涎三尺,谁都想尝一尝。

在那个年代,“玫瑰红烧肉”既是市民普遍喜欢吃的家常菜,又是上海独具风味的特色菜。至今,还有不少饭店的特色菜就是“玫瑰红烧肉”。

酱菜

饭泡粥伴酱菜,是上海市民吃早饭的又一黄金搭档。酱菜品种很多,有酱黄瓜、酱萝卜、酱大头菜、红绿萝卜丝、糖醋大蒜头、酱生姜、什锦菜等。酱菜价钱便宜,脆嫩爽口,老少皆宜。只要花几分钱就可以买一包酱菜,供一家人吃一顿早饭。

零拷酱菜的工具是竹制或铜制的夹钳。店主根据顾客需求多少,就用夹钳夹一把酱菜,放到秤上称,分量基本不差,所以顾客都会认同,从不与店主计较。

辣酱(辣糊酱)、甜面酱

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有人喜欢吃辣的酱,有人喜欢吃甜的酱,但没有乳腐、酱菜那样受到普遍欢迎。为此店家放辣酱和甜面酱的盛器很小(小钵头、搪瓷小面盆),以满足嗜好者的需求。

卖辣酱和甜面酱是不好称分量的,店主以勺子为准,几分钱一勺,两勺加倍,一般买的人只买一勺到两勺就够了。

煤(火)油

在那个年代,上海市民家里的炊具大多用煤球炉。但市场上已出现煤油炉,使用的燃料是煤油,要凭“煤油券”供应,于是就有零拷煤油这一行当。由于稀缺成珍贵,通常拥有煤油炉的家庭,平时是不用的,只有应急和有客人光临时才舍得使用,以配合煤球炉,提高烹调效率。

雪花膏

在护肤用品中,雪花膏和百雀羚是当时最受市民欢迎的。零拷和包装的价钱相差数倍,所以市民都乐意拿着空罐去零拷。

商店的柜台上摆着几大瓶颜色不同的护肤品,任顾客挑选。零拷膏、粉的工具是木或竹制的长形条片,拷的时候只要在瓶内刮取,然后移到待装的空罐内,装满后用条片轻轻一刮,干净利索,一笔买卖就成功了。

当年,我喜欢去零拷百雀羚,那股香味不浓不烈,闻后感到十分舒坦,而且护肤效果胜过雪花膏,因为雪花膏太薄。我用的那只百雀羚铁盒已有多年“工龄”了,外面的油漆图案已面目全非,“百雀羚”几个字也模糊不清,但铁壳仍完整无损。

随着市民生活的提高和需求的提升,上述零拷护肤品早已退出市场,只能作为历史的记忆了。

但据我了解,尚有为数不少的市民,仍喜好于价钱便宜、能达到同样效果的零拷护肤品,无奈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”。

既然有需求,我以为就应该让零拷护肤品重返市场。据媒体报道,杭州的“孔凤春”已推出零拷“白玉霜”、“珍珠霜”,以满足市民的需求。那么,上海的“百雀羚”等护肤品能否也恢复零拷呢?

(摘自《昔日上海风情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)